当前栏目首页 > 理论研究担当传承创新重任 促进书法艺术繁荣(中)


担当传承创新重任 促进书法艺术繁荣(中)

发布时间:2015-01-11 23:59:10 作者:ZSC-YJ098 信息来源:中国书画信息网

(三) 古人留给今人的书艺空间绝不仅仅只有形式”。今年2月27日, 情感. 形式---胡抗美沃兴华书法展在中国书坛的困惑与期待中掀起了盖头, 使得除书坛人士以外的文坛艺团大腕和媒体云集于上海美术馆两位书家展出的120幅作品, 体现了他们不仅仅只是做了书法构成形式上的深度探索, 更是将人生体验与感悟特别将创作情感糅入作品, 既承继传统, 又走出传统, 充分展示了书法主体顶住世俗压力, 冲破思想禁锢, 孜孜痴迷于对书法创作探索的勇气,在迈向更高境界的呕心沥血的创作历程中, 揭示着书法艺术发展过程中传承与创新的规律, 更突显出解答书坛近些年值得深刻思考的许多问题诚然, 两位书家展览的全部作品, 不能说是完美无缺的, 也不能说他们的探索就一定受到所有书法爱好者的认可或历史的最终肯定, 可是, 这种思想观念的变化和勇敢探索才是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最实际诠释, 最积极的践行, 其思想解放的引领意义是勿庸置疑的

     有趣的是,个别对书坛导向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方家,在上述两位书家展览会上说:古人把字写绝了……形式是古人留给今人唯一的发展空间 [注7]笔者对提出这一的论点的方家一向是崇敬的, 而且还会继续仰慕下去, 可是对这一论点不予苟同

 笔者疑惑,这一论点在这种语境中出现, 究竟是记者同声传的笔误呢, 还是这位享有厚望的方家的口误呢? 抑或是这位方家深思熟虑后的宏论呢? 有待水落石出 笔者出于对书法艺术传承与创新探索的追求, 对事不对人地明确自己的主张, 既是情感使然, 又是义务使然, 更是责任使然! 以假设这一论点确系这位方家深思熟虑后的宏论为前提, 试图对这一论点作些探讨, 期盼不必较真

首先, 这一论点是对 情感. 形式---胡抗美沃兴华书法展 的首肯呢, 还是不乐意呢, 抑或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呢? 实在让人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胡抗美和沃兴华书展的主题是情感.形式, 而这一论点却断言形式古人留给今人的唯一的发展空间, 显然令人感觉这一论点忽略了两位书法家书展主题所确立的把情感放在第一位的要义, 论点 与此次书展主题形成明显的悖论,这至少可以说是对两位书法家举办展览所作的情感在先形式在后初衷的误解

其次, 论点用静止的方法看问题, 是裹足不前的潜意识在认识论上的反映, 也是表达了对书法艺术创新的暧昧态度,不符合事物运动和发展的规律什么叫把字写了? 这里所说的, 指的是书体呢, 还是结字技法呢, 抑或是书法艺术风格呢? 如果都包含在其中, 那显然是错误的因为书体结字技法书法艺术风格,不要说从书艺历史整体的发展而言, 历史已经证明和必将继续证明具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就是从不同个体书家而言, 历史也已经证明和必将继续证明具有巨大的发展空间王羲之成为书圣后, 颜真卿孙过庭蔡襄米芾苏轼黄庭坚趙孟頫祝允明文徵明董其昌于佑任等不计其数的书法大家, 不也在中国书法史上在各自成长的历史时期勇立潮头, 各领风骚吗? 难道他们继书圣之后也仅仅只停留在形式创新唯一上吗?

复次,即使 “古人把写绝了, 不能也无法排除总会有具备绝处逢生的功力与秉赋的书家获得真正书法艺术上的突破!如果说这里所说的不包含笔者所列举的三个方面, 那么, 又是什么内涵和外延呢?

再次,与其说古人把字写绝了, 倒不如说是今人处于功利追求的浮躁环境及心境中, 难得寻找到甘于淡泊,乐于宁静的那种恬适之情; 不如说今人也因快节奏的生存方式, 难得寻找闲暇从哲学历史文化等多个层面的研习而积累学养; 不如说今人受一夜暴富”、“一举成名潜意识的驱动, 难得持之以恒地保持勤学苦练积跬致远的心态,而在书法艺术方面也搞投机取巧; 不如说今人经受不了物欲横流风气的引诱与刺激, 难得达到古人天人合一”、“物我两忘 的最高艺术境界及其作品中和艺术的效果

其四,论点对于书法艺术的传承与发展十分有害如果其得以传播和贯彻, 其副作用和负面效应不可低估它会误导一些对书法艺术史和深厚中华文化缺乏深入学习和学养功底不足的书法爱好者, 忽视领会书法艺术传承的意义, 忽略探索书法艺术深层次内涵并吸收其养分, 懒得去追求书法艺术所必需的包括绘画文学音乐舞蹈建筑等相关姊妹艺书在内的学养, 错误地引导某些急功近利者放弃真正意义上的探索与追求, 打击对真正的书法艺术有所追求的书法爱好者自信心与自信力其结果就会使得受其论点影响的人仅仅局囿于所谓古人留给今人的唯一空间—“形式去抓脑挠腮而难以自拔, 使书法与艺术之间出现墙垣, 导致对书法艺术探索走向旁门左道甚乃歪门邪道, 最终致使对书法艺术的探索之路的堵塞, 遑论书法艺术创新和经典艺术的出现以及书法大家的产生? 

其五, 这一论点似乎让笔者感觉到书法展览中盛行的忽视书法传承偏向形式追求的恶劣风气, 形式是古人留给今人唯一的发展空间 的论点中,找到了理论根据的源头笔者认为,当今书坛确实存在两种均不可取的不良倾向: 一是所谓书法艺术的装饰化, 打着书法艺术应具有视觉冲击力的幌子, 五花八门的粘贴, 五光十色的涂抹, 其效果何止是视觉冲击, 简直就是扎眼和刺目, 非但让人感受不到艺术享受, 反而令人觉得亵渎了书法艺术所谓书法, 除了由学养所积累的文化底蕴和情感所至的厚积薄发等重要因素外, 至少包括最简单的书写法度两个基本含义花里糊俏的装饰, 覆盖或淹没了有法度的书写, 无论如何也不能称得上是书法艺术。二是另外一种变着戏法而掩耳盗铃的形式主义。即有的人为所谓追求“复归于朴”的境界,扭捏作态,蓄意创作 却从其作品中丝毫看不出朴”的行踪, 想象不出传承的影子, 更见不到师承传统的蛛丝蚂迹, 不客气地说, 简直就是“婴儿”涂鸦。殊不知,这样的人实不知“朴”为何物? 非但不是“复归于朴”, 恰巧与真正意义上的“复归于朴”背道而驰。沈鹏老师对当代书法也高度关注, 他充分肯定现代当代书法艺术所取得的成就, 又情之殷殷地对当代书法艺术的传承创新寄予厚望, 同时对某些现象也表示出看法:有两种情况, 一种但求外形完美 另一种随意变形而心中无数, ‘任笔为体,聚墨成形(孙过庭) 直至将汉字解体, 都可以看作是对积极的继承缺乏信心的表现[注8]恳切希望有志于书法创作书法评论和书法教学的同道们, 多加咀嚼深刻领会沈老师的想法, 除了重视对书法艺术形式要素方面的探索与追求外, 全面继承和弘扬历代书法大家给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 戒除浮躁, 摒弃功利, 以淡定与澄澈的心态, 持之以恒地潜心修炼, 必将真正有所作为, 而不是相反

友情链接:皇冠手机投注官网 新二网皇冠手机网址 皇冠客户端 澳门皇冠网页 皇冠网页版 足球皇冠官网 澳门皇冠官网